您好欢迎访问重庆市长寿区旅游局!  我的旅游
学习旅游大会精神
这座伫立了百年的重庆铸币厂,还有多少人记得它曾经的模样
2019-02-23 来源:南岸旅游 点击:

  渝中半岛与南岸半岛隔江南北而分,地形酷似太极八卦图,解放碑和铜元局则正好是太极图上的黑白两点。老重庆人都说,铜元局是风水宝地。地理上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位于重庆南滨路上,紧邻长江,毗邻上海城、会展中心。

 


  曾经,朴实的重庆人在这里创下无数个“重庆第一”,为重庆城的崛起,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这座在重庆史上,轰动一时的土地,背后的历史文化,却鲜为人知……
  据史料记载,清光绪二十八年(1903年)五月,四川总督锡良上奏创办川汉铁路公司,清光绪卅年(1905年)四月皇帝准旨。该公司为开辟利源,决定在重庆试造铜元,锡良饬令藩台沈秉坤主持建厂,购妥南岸苏家坝靠河边一带约两百亩田地为厂址。
  清政府引进英、德两国设备各一套。安装英国设备的车间附近村段叫英厂街;安装德国设备的地方则叫德厂街。铜元局正式开始生产,已是民国二年即1913年。

 


  一开始,品种单一,仅仅生产五十文铜元一种,之后,才有十文、二十文、一百文、二百文等系列铜元品种相继出品,均为民国版面。
  多种铜元于重庆市面迅速流通,商贾市民,人人称便。该地区也取名“铜元制造局”,简称“铜元局”,其地名沿袭至今已百年。
  1930年军阀混战,铜元局成了争夺的肥肉。刘湘占据重庆后,将铜元局改作兵工生产。
  抗日战争时期,由国民政府接管,命名为“兵工署第二十工厂”。由于铜元局地处江边,山峰地势险峻,日军飞机多次轰炸未果。“兵工署第二十工厂”先后并入了内迁来渝的南京金陵兵工厂、陕西兵工厂等数家工厂的枪弹制造的全部员工和设备。

 


  为了适应不断扩大的生产规模的需要,第二十兵工厂先后六次征地120余万平方米,形成了广东山至滴水崖的疏散区与铜元局老厂区两大板块,新建各种厂房500余间共8.5万平方米,员工骤然增至5000余名。
  员工们同仇敌忾,克服诸多困难,夜以继日,努力生产,枪弹源源不断输送前线,为抗战胜利作出巨大贡献,第二十兵工厂也因之跻身于抗战中国最大枪弹生产厂之林而让日寇闻风丧胆。
  上个世纪初叶,重庆市民夜间照明,多用桐油灯或者菜油灯,就连繁华的商业街道,也以汽灯充作路灯。而铜元局工人住宅,则率先使用电灯照明。入夜时分,铜元局家属区灯火齐明,恍若天上的街市,正如沫若诗云:“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上世纪二十年代,重庆众多工厂,一旦进入夜班,工人要么使用油灯照明,要么点燃牛蜡照明,严重损害职工的视力,并且大大增添了火灾的隐患。
  1924年,铜元局各个车间率先启用电灯照明。每日入夜,厂区灯火通明,恍若白昼,成了不夜之厂,不夜之城。
  1949年,铜元局更名为长江电工厂。在因战争的创伤中,而举步维艰的众多企业里,长江电工厂率先克服重重困难,建成了富强村(现为图强村)、建设村(现铜建村)一大片高质量的住宅区,使广大职工得以安居乐业。
  1981年,重庆人民还在家家燃用蜂窝煤、烟熏火燎无休止之际,长江电工厂的职工已然用上了天然气烧饭炒菜,过上了环保煮饭快乐炒菜的好日子。
  当重庆其他厂家的职工上班还在大碗大碗牛饮老荫茶时,长江电工厂的职工已在大口大口地畅饮盐汽水了。
  南岸女作家赵瑜曾撰文津津有味地回忆,她从会喝盐汽水开始,就从来没有掏钱买过,炎热三伏,作为家属,她天天喝的都是长江电工厂的劳保盐汽水。
  铜元局的设立,开启了重庆民族工业发展之滥觞,重庆第一次与外商洽谈贸易;第一盏电灯在这里亮起;第一台机器在这里转动;第一批产业工人在这里组成。百年铜元局,创造了何止一个两个“重庆第一”。

 


  如今,铜元局这个百年老地,也有了新的风貌:轻轨三号线直达、铜滨公园、融侨公园修建,4万方镜湖入驻、滨江大道环绕、旋转桥……
  随着城市的发展,铜元局从曾经的造币厂、兵工厂俨然变成了如今的现代化宜居之地。
  走进铜元局,你会惊讶于原来在繁华的城市深处有这么一处地方,老旧中保留着强烈的市井韵味!
  热气腾腾,忙碌快乐,稀疏平常的日子都架构在这样的烟火之中。而各式摊位前的老板,仿佛也是隐藏在人间的“武林高手”,用着自己的独门妙计,参与着过往人的茶米油盐。买的似乎也不再是简单的菜,而是挑挑拣拣的人情味。
  岁月蹉跎,悠悠的来,淡淡的去,所有的念想,只有来到这里才得以释怀。

相关新闻